卢汉查封一批报馆和学校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卢汉查封一批报馆和学校

发布时间:2019-02-10 14:03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卢汉,出身于云南彝族家庭。1911年卢汉16岁时,恰逢辛亥革命爆发,即投入滇军。此后官运亨通,30年间,卢汉从排长直升至师长、军长、集团军总司令、方面军总司令。1945年又成为云南王,任云南省政府主席,后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等职,曾被授陆军上将衔。 卢汉……

  卢汉,出身于云南彝族家庭。1911年卢汉16岁时,恰逢辛亥革命爆发,即投入滇军。此后官运亨通,30年间,卢汉从排长直升至师长、军长、集团军总司令、方面军总司令。1945年又成为“云南王”,任云南省政府主席,后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等职,曾被授陆军上将衔。

  卢汉办事以奉命为谨、小心谨慎著称,官场上基本上没有遇到大的曲折和反复,而是直线月,抗日战争结束前夕,在重庆召开第四届参政会第一次大会,军政部长陈诚作军事报告,对非蒋嫡系将领就赞扬了两个人,一个是孙连仲(原西北军将领),另一个就是卢汉。陈诚说:“卢汉治军严明,深明大义,很有作为。”因此,1945年10月,蒋介石决定发动云南兵变,赶走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,同时任命卢汉接替龙云的职务。卢汉既与龙云同是彝族,又与龙云有特殊关系,蒋介石仍然任命卢汉接替龙云职务,除了蒋介石企图收买卢汉的因素外,亦有卢汉自身的原因。

  然而,随着形势的发展,特别是解放战争的胜利进展,中共的争取和感召,以及蒋介石的排除异己,卢汉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,于是卢、蒋之间演出了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。1949年云南发生的“九九整肃”,就是卢、蒋之间矛盾、斗争的重要表现之一。这场斗争是蒋介石与西南地方实力派最后的较量。

  1949年4月21日,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,迅速解放了南京。形势发展之快,出乎卢汉意料,他深感云南的解放也为期不远了。一方面,卢汉积极寻找与中共地下党的联系,加强了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的联络,派人到香港、北平与中共领导机关联系;另一方面,还派人与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、西南军政副长官邓锡侯、潘文华相约,在适当时候共同举行反蒋起义。除此之外,还开展了对政府反压制的斗争,如拒绝中央军和桂系部队进入云南境内,反对在云南发行银元券,撤销军师团管区和警务处,停止征兵、征粮等。

  8月15日,香港报纸登出了“云南在龙云的策动下,已准备成熟,即将举行起义”的消息,震惊了各方面人士。撤逃到广州的行政院长阎锡山主张以武力解决云南问题,代总统李宗仁下令指派桂系部队入滇震慑,企图把云南纳入桂系范围;蒋介石深恐云南落入桂系之手,于8月24日从台湾飞往重庆,以“中央非常委员会”主席名义,召集川、康、滇、黔等省主席到重庆会晤。四川省主席王陵基、西康省主席刘文辉、贵州省主席谷正伦都到了重庆,惟有云南省主席卢汉未到。

  蒋介石急如星火,卢汉则顾虑重重,深怕到重庆后遭扣留,因而忐忑不安,举棋不定。直到8月29日卢汉仍称故不去,蒋介石派侍从室主任俞济时飞往昆明,催促卢汉启程。西南行政公署长官张群又打来电话,希望卢汉以“为重”,并担保来去安全。卢汉仍然下不了决心。

  8月30日晚,第26军军长余程万,以欢迎俞济时为名,邀请卢汉赴宴,拟在宴会上绑架卢汉,连夜挟持飞往重庆。为此,余程万派兵把守,戒备森严。卢汉颇有心计,见余程万催他赴宴紧急,遂警惕起来,称病拒绝赴宴,却在家中召集心腹讨论对策。大家一时不知所措,对蒋介石不能不有所应付,乃派省府委员杨文清、秘书长朱丽东作为代表,于8月31日随俞济时飞重庆复命。但是,蒋介石仍坚持卢汉必须到会,并表示如果卢汉不放心,他可以让儿子蒋经国到昆明作人质。

  9月3日,俞济时与西南行政公署副长官萧教肃再度来昆催促卢汉,张群又打电线个军向云南进逼,桂系亦有派兵入滇之势。昆明已经造成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紧张气氛。卢汉经过紧张的思想斗争,考虑到云南地方实力尚非嫡系及桂系之对手,况且人民解放军还远在湘鄂一带,一旦发生事故,难予策应,乃决定冒险前往重庆。临行前,卢汉与民政厅长安恩溥、旅长龙泽汇及杨文清等心腹商议,万一到重庆被蒋介石扣留不能回来,就插上红旗,宣布起义。军事方面由龙泽汇负责,政务方面由安恩溥负责,修筑工事,准备战斗。并约定卢汉到重庆后发电报回云南的暗号,单日来电署名用“卢”字,双日来电用“汉”,如暗号不符,就说明出了问题,可立刻采取行动。

  9月6日,卢汉率朱丽东及云南省党部书记长裴存藩飞往重庆,出发时贴出了“本主席舍身为民赴渝”的安民告示。

  出乎意料,卢汉到达重庆机场时,受到了热烈的欢迎,张群、黄少谷、蒋经国等人皆到机场迎接,然后送往重庆山洞林园别墅,与蒋介石密谈。

  蒋介石满面欢喜,盛情款待。卢汉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也乘机施展手腕,表示在国事艰危的时候,应当同舟共济,不能互相倾轧,说得痛心疾首,声泪俱下。他这一番表演,正好可为蒋介石所利用。双方讨价还价地密谈了两个昼夜,蒋介石同意卢汉把云南的保安团扩充为两个军,作为武力,发给100万银元的军费,武器弹药及军需物资陆续补充,并同意任命卢汉为云南绥靖公署主任,将中央在滇机关和驻滇部队拨归卢汉领导指挥。但交换条件是,要求卢汉服从中央,执行“戡乱救国”,回昆明后进行“整肃”,取消云南省参议会,逮捕员和民主人士杨杰、杨青田等100余人,,查封一批报馆和学校,改组云南省政府,武力消灭解放军边纵等。

  9月8日下午,卢汉乘专机从重庆飞返昆明,省市政界头目和新闻界百余人至机场迎候。然而卢汉下机后,没有表明什么态度,就去“休息”了。接着,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率领一大批特务,乘另一架飞机到达昆明。徐远举一到昆明,就指挥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等特务10余人,赶到昆明靖国新村杨杰家中,准备立即逮捕原陆军大学校长、驻苏大使、民主人士杨杰。可是,杨杰已听到风声,就在徐远举所乘飞机降落昆明机场时,他也乘飞机离开昆明飞往香港。徐远举等人扑了一个空,大为恼火。

  徐远举到昆后进行紧张的活动,立即成立了一个秘密的整肃指挥部,下设行动组、审讯组、总务组;同时成立中等学校整理委员会。作好一切准备之后,9月9日晚上,保密局云南站站长兼整肃指挥部行动组组长沈醉,在昆明刑警大队会议室召集行动会议,近200人出席了会议。沈醉声称,奉蒋介石的命令,今天开始在昆明进行整肃。为了肃清叛乱分子,整顿社会秩序,所以总裁下令整肃,大家要认真执行。会议进行了分工,宪兵担任查封报馆和广播电台,逮捕所属工作人员及住在郊区的人员;警察负责逮捕在市区内的人。会后立即开始行动。这一天晚上,全市范围内的大搜捕开始了,这就是昆明“九九整肃”。

  大逮捕前夕,卢汉通过地下渠道,给有关人士打了招呼,要他们尽快回避,以免遭到不测或逮捕。即使如此,大批社会知名人士仍遭到了逮捕(包括少数员)。被捕者有杨青田(省参议会副议长、员)、张天放(省木棉公司经理)、马伯安(省政府顾问)、李群杰(省教育厅主任秘书、青年团云南省团部总干事、员)、李耀廷(省参议员、《观察报》社长)、尹嘉诚(富春和经理)、马伯周、万寿康、赵延康、康良藩、张广兴(以上为省参议员)、朱健飞、罗南湖(《复兴报》社长)、李古新(私立古新中医院院长)、许建初、朱琨、许发新、惠围钧等数十人。几天之内,共逮捕480多人。同时,查封了除控制的《中央日报》《民国日报》两家外的一切报刊和电台。9月10日,又宣布解散云南省参议会。

  3天后,保密局局长毛人凤,又率一批特务赶到昆明,一方面用惨无人道的手段审讯被捕者;另一方面又逼迫卢汉,要他杀害200多人。昆明一时间变成了特务横行的恐怖世界。

  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形势,中共昆明地下组织向卢汉指出要全力营救被捕者。“做到少杀,最好一个不杀。”卢汉心情也十分复杂,他很清楚:只要杀了人,就会被蒋介石绑在战车上,难以脱身;要摆脱当前困境,处在大批中央军的威胁和特务包围下,谈何容易。他只得采取拖的办法,拖一天算一天。

  9月30日,毛人凤、徐远举、沈醉经过商议后,提出了处决名单,达200多人,交给卢汉。毛人凤只等卢汉一批,即可下手枪毙。名单送到卢汉那里,卢汉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杀人太多,罪证不足,草率处理,难以服众。”要毛人凤再考虑一下。毛人凤无可奈何,减为120人,卢汉仍认为杀人过多。最后毛人凤把要杀的人减到40人,杨青田是被处决的第一名。毛人凤的算盘是,只要你卢汉同意杀,至于杀多少,到时就由不得你了。然而,卢汉表示,为慎重起见,需要进行复查,并组织军事法庭审判。为此,卢汉积极活动,争取把被捕人的看管权和审判权拿过来。

  经过一番错综复杂的斗争,蒋介石终于同意将此案移交云南绥靖公署军法处组织军法会审。卢汉即任命云南绥靖公署军法处处长杨振兴为军事法庭审判长,蒋介石则指派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少将、军法处长陆坚如,上校军法官阎仲铎及沈醉,3人参加会审,卢汉又加上绥署军法官刘汉章为主办军法官。虽然五人军事法庭中,云南方面只有2人,但掌握了审判长和主办军法官的大权。卢汉又下令,将所有被捕人员关押在陆军监狱,没有卢汉本人的手令或绥署军法处的传票、提票、释票,任何人不得传讯、提审和调动,违者军法从事。这样,夺取了看管权和审判权,就掌挥了主动权,就有可能力争“一个不杀”。

  从10月中旬起,到11月上旬止,经过请保与卢汉批准,已先后释放380多人。事情拖到11月3日,代总统李宗仁到昆,对卢汉进行拉拢。卢汉即利用李宗仁与蒋介石的矛盾,暗示各民众团体,向李宗仁要求对政治犯从宽处理;同时请出云南籍元老李根源、周钟嶽等,找李宗仁说情。李宗仁遂在各人民团体给他的公呈上批示:“罪无可逭,情由可原,准予从宽处理。”后又电告卢汉:“据滇省农会、总工会、商会、教育会、工业会、妇女会、耆老会及昆明市公众团体来呈,关于前次整肃昆明反动分子一案,请求政府早日从宽处理结案,以安人心等情,除将原呈发交贵主任核办外,特再电达,仍希迅予酌情从宽处理为盼。”

  卢汉立即根据李宗仁的指示,于1月27目下令将最后一批被捕人员释放。“九九整肃”遂得以最理想的方式了结。12天以后,即12月9日,卢汉宣布云南和平起义,最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