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喟道:“这里也是一派北邦景致啊司马师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感喟道:“这里也是一派北邦景致啊司马师

发布时间:2019-03-31 23:59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李银桥见将手中的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,杯里的水被震出了不少:不识时务么!他杜聿明和邱清泉、李弥,哪是和陈毅、粟裕的对手?这次是司马师碰在了姜维手上,被困在铁笼山了! 核心提示:李银桥见将手中的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,杯里的水被震出了不少:不识时务……

  李银桥见将手中的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,杯里的水被震出了不少:“不识时务么!他杜聿明和邱清泉、李弥,哪是和陈毅、粟裕的对手?这次是‘司马师’碰在了‘姜维’手上,被困在‘铁笼山’了!”

  核心提示:李银桥见将手中的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,杯里的水被震出了不少:“不识时务么!他杜聿明和邱清泉、李弥,哪是和陈毅、粟裕的对手?这次是司马师碰在了姜维手上,被困在铁笼山了!”

  自从给聚集在河南东部永城东北青龙集、陈官庄地区的徐州“剿总”副总司令杜聿明等人发了敦促其率部投降的呼吁书后,新华社广播电台几经广播,杜聿明等人不仅不识时务地拒不投降,反而企图凭借他们手中配备的美械装备飞机、坦克、大炮,对解放军的重重包围,进行负隅顽抗;对此,断然作出决定,不失时机地电令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组织能攻善战的得力兵团,以强大的围攻之势,集中兵力聚歼这部分从徐州向西逃窜的敌军。

  接电后,粟裕和谭震林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在、陈毅和指挥的中原野战军的配合下,迅速以重兵围堵了杜聿明、邱清泉、李弥所统的两个敌军兵团,随时准备接的电令向这股敌军发起强大的最后一击

  在西柏坡,村里村外的杨柳树早已落叶,槐树和榆树也早已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枝,唯有村外坡地上的一株株古柏,在凛冽的寒风中傲然耸立,显示着它们那不畏霜雪严寒的气质和性格。

  又穿上了他那身补丁摞补丁的旧毛衣、旧毛裤,上身罩穿了他那件补有补丁的旧棉衣,深夜里同周恩来、、朱德和任弼时一起,尽心费神地指挥着天津和淮海战略区的两大战役。

  婚后的李银桥,只离开了两个晚上,便又日夜不离地侍卫在的身边了。

  1948年12月21日,向11月27日在安徽宿县西南罗集率部起义的原第85军第110师师长廖运周拟发了复电:

  你们是嫡系部队,你们可以看到我们对待你们部队将和其他起义部队一样,和一切人民解放军一样,获得平等的待遇。

  12月22日下午,李银桥正在的办公室里烧开水,只见周恩来手上拿着一份电报兴冲冲地走进来说:“小李同志,今天主席睡得好吗?”

  李银桥站直了身子回答说:“不好!好不容易吃了两片安眠药才睡着,到现在也就只睡了一个多钟头。”

  “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”李银桥问,“看副主席这副高兴劲儿,准是又有什么好消息,是哪儿打了大胜仗吧?”

  周恩来笑一笑说:“是啊!要是毛主席知道了,准又睡不着了”

  两个人正说着,里间屋响起了那浓重的湖南腔:“么事不让我晓得呀?凡是高兴的事,你们也不要背着我笑么!”

  周恩来扬一扬他那两道浓重的眉毛说:“主席,平津前委来电,新保安被打下来了!”

  从卧室来到办公室,精神振奋地说:“好么!平津战役又开了个好头,首战告捷,以后的仗就更好打了!”

  周恩来风趣地说:“主席身边还给他留着秘书的位子嘛!”

  这时,李银桥烧的水正好开了,李银桥便提了水壶开始给和周恩来沏茶水。对李银桥说:“你去告诉大家,傅作义的王牌军第35军,已经被我们吃掉了!整整吃掉他们一个军部和两个整师,让大家都乐一乐!”

  “是!”李银桥高兴地答应道,“我再去通知一下伙房,今儿晚上给主席做红烧肉吃!”

  对李银桥笑一笑说:“你记得就好!”然后在办公桌前坐下来,又对周恩来说,“恩来呀,你看张家口的敌人会有什么动作呀?”

  周恩来端着茶杯也在沙发上坐下来,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军已经围了张家口,傅作义企图西逃的通路已经被我们彻底截断了!”

  “好么!”喝一口茶水,一连又说了三个“好”字,“好、好、好!”随即又说,“我估计用不了两三日,张家口也该拿下来了。”

  “也就这两三天吧!”周恩来附和道,“新保安一丢,傅作义在张家口的第11兵团也就没了求援之想,已是瓮中之鳖了!”

  点头说:“晚上总司令和少奇、弼时同志来了,咱们再好好研究一下下一步的打法。”

  周恩来提醒说:“主席,我看还是再注意一下徐州方面,杜聿明已经摆开了同我军顽抗到底的架势呢!”

  李银桥见将手中的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,杯里的水被震出了不少:“不识时务么!他杜聿明和邱清泉、李弥,哪是和陈毅、粟裕的对手?这次是司马师碰在了姜维手上,被困在铁笼山了!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李银桥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桌上的水,一边回答周恩来的问话,“在主席和副主席身边,我能总不知道司马师是谁吗?”说着看了看,又看了看周恩来,继续笑着说,“周副主席,我还是说司马师是死马尸,他杜聿明也快成死马尸了!”

  “小鬼!”周恩来哈哈大笑,“你还真看了三国演义,也长了不少见识呢!”

  “人总是要进步么!”说完这句话,扭头看了门外的天气,又说,“银桥啊,你去吧!我看今日的天色不大好,像是要下雪的样子,你去多准备些木炭,每间房里多放一些,夜里不要让同志们冻着了。”

  “是么,我也没想到西柏坡这地方还生产大米。”感慨道,“全国就要解放了,将来全国的老百姓要是都能吃上这样的二米饭,那就不错了!”

  “是么!”说,“我们打天下,就是为了让全国的老百姓都有好日子过!”

  李银桥起床后,走出院子看着漫天的飞雪,不禁又想起了在晋绥军区当八路军时,一次和日本鬼子打遭遇战,自己和战友们被围在了山上,一连几天也是下着这么大的雪,那天可真叫冷啊!人们被冻在山上,天寒地冻身上冷,要吃没吃、要喝没喝,战友们一个个被冻得简直受不了,但大家依然坚持着战斗,没有一个人因为天冷而胆怯;也还真亏了那场大雪,日本鬼子被一尺多厚的积雪封了山、吓怕了,人生地不熟的不敢上山,又冷又冻地退缩走了。

  那场雪,把困在山上的战友们冻得够呛,有人被冻僵了鼻子、有人被冻掉了耳朵;自己因为年龄小,不知道怎样活动手脚,结果被冻掉了一个脚趾头!

  想到这些,李银桥回院拿了把竹扫帚,来到院门前开始扫雪。这时,卫士组的人们也拿来了扫帚和铁锹,和李银桥一起扫除地上的积雪

  临近中午,雪停了。睡醒一觉的走出屋外,见到下了雪,虽然院中的积雪已被人们打扫干净了,但房顶上和院子里的那棵梨树下还是积了雪,开始招呼李银桥:“银桥,你来一下!”

  “到!”李银桥闻声赶到了的面前,“我去给你打洗脸水”

  “先不要忙!”制止说,“我用湿毛巾擦把脸就行,你去书房拿了我那根柳木棍来,陪我到村外去走走吧!”

  “村外的雪厚!”李银桥不解地说,“这冰天雪地的,又不是在五台山、有庙可去”

  没办法,李银桥只得让用湿毛巾擦了脸,又去西屋的外间拿了一直舍不得丢掉的那根柳木棍,陪一起朝村外走去。

  走在村上,中央机关的许多人都热情地向敬礼、打招呼,也和蔼地回问着每一个人好;这时,村上的老乡们见了,已经都认得他就是、是毛主席了,也纷纷上前同他握手、说话。

  笑着说:“麦田里还好说,稻田地里还要先育苗后插秧,不要再直接向田里撒稻种了。”

  老乡们纷纷说:“记着呢!我们村上的人都听说了,说是毛主席教的种稻子的方法,我们都照着办!”

  韩桂馨跑得红了脸说:“刚放学回来,我听卫士们说主席叫了银桥到村外去,我见主席的大衣还放在办公室里,就追来了。”

  来到村外,但见漫山遍野一派雪的世界!山上白了,地上白了,四下里的树上也白了;小心翼翼地踏着地上的积雪,一步一个雪脚印地向着雪地的深处走着。

  李银桥和韩桂馨一左一右地跟在的身旁,李银桥提醒说:“主席,前面的雪太厚,小心有坑,少走两步吧!”

  又向前走了好几步,在一处坡地前停住了脚,抬眼望着面前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,感慨道:“这里也是一派北国风光啊!”

  “是同志写给我的。”韩桂馨回答说,“同志知道我喜欢诗,就写了主席的这首诗送给我,我还教过银桥背这首诗呢!”

  笑了笑,若有所思地说:“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1945年8月,蒋介石三次向延安发电报,要我去重庆和平谈判,我是一定要去呢!当时我们党内许多人不同意我去,说蒋介石摆得是鸿门宴,担心我去了有危险;我料蒋介石也想不到我会去,他只是想搞些舆论,想把以后打内战的罪名推到人头上罢了。”

  李银桥也说:“我在358旅时,也学习了主席写的《关于重庆谈判》的小册子。”

  继续说:“在重庆,柳亚子柳亚子,民主主义者,诗人。老先生向我要诗,我写了这首《沁园春雪》给他,他竟拿去报上发表了,闹得许多人都晓得了。”

  李银桥问:“那主席在诗里说的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,指的是什么人呢?”

  转过头来,对李银桥和韩桂馨说:“风流人物,是说我们人,说我们这支由领导的工农革命队伍啊!”

  李银桥和韩桂馨点点头,李银桥若有所悟地说:“噢,是说我们,说我们这支革命队伍”

  开始移动埋在雪中的脚步,又说:“这是一首词,也是诗吧;是我十多年前刚到陕北时,看到大雪后写的。”

  开始往回走:“银桥啊,你很爱学习,是件大好事;小韩阿姨喜欢诗,也是件大好事,我也晓得的。”

  李银桥和韩桂馨跟着的脚步往回走,李银桥说:“我去趟济南,也没见着什么地方卖《唐诗三百首》的,也没找见别的诗集。”又说,“主席,请你给小韩写几首诗吧?”

  边走边说:“这样吧,我回去以后,找时间将我去年在转战陕北时写的两首五言诗,写给小韩阿姨,你们一起看看吧。”

  “太好了!”李银桥高兴了,看了韩桂馨一眼,急忙跟上的脚步说,“谢谢主席!”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