令尹”卫襄公说:“你奈何了然?”北宫文子解答:“《诗》说:‘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令尹”卫襄公说:“你奈何了然?”北宫文子解答:“《诗》说:‘

发布时间:2019-02-14 15:06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典故出于《左传襄公二十九年》:夏四月,葬楚康王,公及陈侯、郑伯、许男送葬,至于西门之外,诸侯之大夫皆至于墓。楚郏敖即位,王子围为令尹。郑行人子羽曰:是谓不宜,必代之昌。松柏之下,其草不殖。 公元前544年,楚康王崩,郏敖即位,王子围为令尹。当……

  典故出于《左传襄公二十九年》:夏四月,葬楚康王,公及陈侯、郑伯、许男送葬,至于西门之外,诸侯之大夫皆至于墓。楚郏敖即位,王子围为令尹。郑行人子羽曰:“是谓不宜,必代之昌。松柏之下,其草不殖。”

  公元前544年,楚康王崩,郏敖即位,王子围为令尹。当时郑国在楚国的使臣子羽以松柏比权大势强的令尹王子围,以树下草比力小势弱的新君郏敖。说了这两句话。后世遂以“松柏之下,其草不殖”比喻弱者受制于强者。在强大势力面前,弱小者受压抑,遭钳制,难以生存和发展。

  品读三国,人们对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一词耳熟能详。三国时魏国权臣司马昭,家族势力权倾朝野,篡位野心尽人皆知,后来其党羽刺死魏帝曹髦,其子司马炎篡魏自立。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,意思是阴谋家的野心非常明显,已为人所共知。比司马昭更早,春秋时期楚国的公子围,从其登上令尹之位之日,就被郑国使者公子挥断言,此人强霸如松柏,而楚君孱弱如草,必将取楚王而代之。

  公子围者,即楚灵王,楚共王之次子,楚康王之弟,初名围,后改名虔。楚共王有5个儿子,长子昭(楚康王)、次子围、三子比、四子皙、五子弃疾,皆为庶出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楚共王对立储之事犹豫寡断、不能自决,就向上天求助,暗中派出祭师,手擎玉璧,遍祭楚国名山大川,祈祷神灵从五子之中挑选一位主持社稷。祭师回来后,楚共王将玉璧藏于祖庙,在某个节日之时,召5个王子按长幼之序进入祭祖。

  儿子们在举行仪式,楚共王在一旁偷看:谁能接触玉璧,谁便可继承王位。大公子昭率先祭拜,膝盖跪在了玉璧上;二公子围祭拜时,胳膊肘压住了玉璧;三公子比和老四子皙祭拜时无缘接触玉璧;年幼的五公子弃疾,被人抱入祖庙祭拜,他两次跪拜都压住了玉璧。闹了半天,老大老二和老五都有机会。天命不可违,楚共王暗自叹气。

  公元前560年,楚共王驾崩,大公子昭即位,是为楚康王。楚康王在位15年,东向抗吴,北向伐郑,继续使楚国沿着争霸的道路前进。公元前545年12月,楚康王卒,其子熊员继位。第二年夏4月,楚国为楚康王举行了葬礼。葬礼很隆重,鲁襄公、陈哀公、郑简公、许悼公等4位国君出席并送至楚都西门之外,诸侯各国的大夫们则一直送到墓地。在葬礼上,身为熊员叔父的公子围以令尹之职务主持楚国政事,自然少不了抛头露面。相对于幼弱的楚君,公子围的表现更加抢眼。参加葬礼的郑国使臣公子挥(子羽)说:“如此不宜,公子围必然取代现在的君主。松柏之下,寸草不生。”

  公子挥最早从公子围身上看到了野心、预测了未来,诸侯各国的大臣和使者也相继从楚国政情演进中做出了判断。从楚国使臣的言语中,鲁国大夫穆叔看出玄机。公元前543年(鲁襄公三十年春王正月),楚王熊员派使臣子荡到鲁国访问。鲁国大夫穆叔问子荡:“王子围之为政如何?”子荡回答说:“我等小人物,享食俸禄,听命行事,还害怕上级不给命令,担心自己不足完成使命。如果干得不好,免不了受责罚,哪里还敢说三道四?”穆叔不甘心,继续刨根问底,子荡闭嘴不言。穆叔对其他大夫说:“楚国令尹将有大事,子荡将助其成事,故而不肯说出真相。”

  公元前543年秋天,公子围杀死了掌管军事的大司马蒍掩,夺取了他的家财。之所以拿蒍掩开刀,就在于公子围认定蒍掩是他争君上位的最大障碍。蒍掩死后,公子围将楚国的军政大权集于一身。从公子围的强取豪夺中,楚国大夫申无宇作出评判。申无宇说:“王子(围)必然不能免于祸难。善人,是国家的栋梁。王子辅助楚国政事,应该培养好人,现在反倒对他们暴虐,这是危害国家。司马是令尹的辅佐,也是国君的手足。断绝百姓的栋梁,去掉自己的辅佐,斩除国君的手足,以此来危害国家,没有比这再大的不吉利了!”从公子围的外交威仪中,卫国大夫北宫文子发出慨叹。公元前542年冬,卫襄公到楚国访问。北宫文子见到公子围的仪表,对卫襄公说:“令尹的言行像国君了,将要有别的想法。虽然能实现这种想法,但是不能善终。”卫襄公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北宫文子回答:“《诗》说:‘敬慎威仪,惟民之则’。令尹没有威仪,百姓就没有准则。百姓所不会效法的人,而在百姓之上,就不能善终。”从公子围的包藏祸心中,郑国贤相子产发现端倪。公元前541年春,公子围到郑国访问,并且迎娶公孙段之女。楚人重兵而来,实则打算借亲之机夺取郑国,子产看出了风险和隐患,派子羽谢绝了楚人带兵器入城的请求。得知郑人有备,带队的伍举只得命令士兵放下武器、轻装入城。3月25日,楚国与诸侯各国重温宋盟,公子围出行和接见外国使节,均是沿用楚王的仪式,引起了各国大夫的瞩目和争论。这一年秋天,公子围派公子黑肱(公子晳)、伯州犁两人在犫、栎、郏地筑城,由于距离郑国很近,郑国人害怕。子产说:“无碍。这是令尹准备干大事而先除掉这两位。祸患不会到达郑国,担心什么?”

  公子围的举动一步步把夺位剧情推向高潮,他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。公元前541年冬,公子围准备在伍举陪同下到郑国访问,未出国境,听说楚王有病,自己就中途而返,派伍举继续到郑国访问。11月4日,公子围返回楚都,进宫问候楚王病情,趁机用冠缨把楚王勒死,并杀了他的两个儿子幕和平夏。诸公子闻讯而逃,右尹子干逃亡到晋国,宫厩尹子皙逃亡到郑国。随后,公子围把太宰伯州犁绞死在郏地,把楚王葬在郏地,称他为郏敖。派使者发讣告到郑国,伍举问使者关于继承人的措辞,使者说:“寡大夫围。”伍举改正说:“共王的儿子围是长子。”公子围由令尹变身国君,以薳罢作令尹,薳启彊作太宰。公子围虽获其志,终究却不得善终。在位期间,楚灵王伐吴、灭赖、灭陈、灭蔡,并将从属于蔡的许、胡、沈等国迁入楚境。公元前529年,陈、蔡故臣联合楚公子比、公子皙和公子弃疾一起发难,攻入郢都。楚灵王所率楚师溃散,沦落乡间后被迫自杀,印证了公子挥的预言和诗经里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”这句话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