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收获者可谓乏善可陈-顾横波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有收获者可谓乏善可陈-顾横波

发布时间:2019-03-06 19:00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原标题:雅昌带你看展览 故意避开北京的金陵八家 他们的盛迹300多年后来到了中国美术馆 北京和南京,在中国历史上是两个非常特别的城市。明朝建立之初,定都南京(金陵),经过20多年的建设,金陵人口逾百万,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。 明代洪武至永乐18……

  原标题:雅昌带你看展览 故意避开北京的“金陵八家” 他们的“盛迹”300多年后来到了中国美术馆

  北京和南京,在中国历史上是两个非常特别的城市。明朝建立之初,定都南京(金陵),经过20多年的建设,金陵人口逾百万,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。

  明代洪武至永乐18年,首都由南京迁移北京,南京作为陪都而存在。明清之际,随着朝代的更迭,金陵一下子成为政治上极为敏感且十分微妙的地区。许多对满清统治心怀不满的明朝遗民,纷纷选择在这座前朝“留都”里或造访、或游历、或定居,或客留、或鬻画、或课徒……

  这些“避开”北京,故意云集南京的画家逐渐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的特殊艺术群体,这就是明末清初崛起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地域性绘画流派“金陵画派”。

  2018年12月8日,由中国美术馆、南京博物院共同策划和主办的“金陵盛迹——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”,在中国美术馆1、8、9号厅拉开帷幕。展览共展出两馆收藏的、涉及40多位金陵画坛代表艺术家的81件套书画精品,充分展示了金陵画派的艺术风貌。

  “17世纪的金陵作为江南地区经济最发达、文化最昌盛的中心,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家,如松江派、吴门画派、新安派等,他们在这里创作、生活,共同构成了一幅17世纪江南的文化盛景。因此,我们将此次展览的主题定为‘金陵盛迹’。”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说到。

  其实,早在三年前,南京博物院就曾举办过“秣陵烟月:明末清初金陵绘画特展”,为了让中国美术馆的观众能够完整领略“金陵画派”超凡脱俗、怡情于天地间的绘画情趣,南京博物馆共拿出70件套精品收藏,其中就包含14件一级品、25件二级品。

  这些“作品有许多是第一次与观众见面,甚至是第一次出库,第一次出南京博物院,第一次从南京来到北京,非常难得。与此同时,中国美术馆为配合南京博物院,从馆藏作品中,挑选出了多件金陵绘画精品,使展示成果更加完善丰富。” 对于策划此次展览的意义,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解释到。

  展览分为五个部分:“金陵先声”展出董其昌、蓝瑛、査士标,以及深受吴门画派、松江派、武林派和新安派画风影响的艺术家,诸如姚允在、魏之璜、胡宗信等人的具有典雅之风的画作;“金陵八家”展示樊圻、吴宏、邹喆、陈卓、盛丹、蔡泽等人笔墨细腻、风格冷逸的画作;“金陵别样”展示龚贤、石涛、髡残、程正揆、程邃、张风等人的画作,其中弥漫着一种浪漫主义的感伤情怀;“金陵妍丽”展示马湘兰、薛素素、周序、顾大昌等能诗擅画、才貌双全的女性画家的画作;“金陵余韵”展出后学武丹、邹坤、宗言、樊云、周璕等人的画作。

  其中弘仁、髡残、董其昌、查士标、龚贤等大师的作品都是中国美术史上的代表,难得一见。更巧的是,现在上博正好举办董其昌绘画展,而中国美术馆此次展出的作品并不输于上博。现在就让我们跟随雅昌带你看展览,看看“金陵盛迹——十七世纪的金陵画坛”都展出了哪些精品。

  与其它艺术流派不同,“金陵画派”没有统一的艺术风格,按照龚贤的说法,明末清初实际上活动在南京地区的画家不下千人之多,而这些画家来自全国各地,师承多样,职业也五花八门,可以说“一人一派”。

  更有甚者,有些人的艺术理念完全对立,比如“金陵八家”中,龚贤是学“松江派”的文人画家,其余七家则是学“浙派”,宋明院体的职业画家。但在绘画史上,龚贤却是“金陵画派”的开派大师。但如果龚贤活着的话,他一定会说:“我是画士(文人画家),怎能让我去担当两个对立派系的开派大师呢?”

  龚贤 山壑桥亭图 92.5cm×47.5cm 纸本水墨 清代 中国美术馆藏(邓拓捐赠)

  从明代万历二十六年(1598年)魏之璜31岁最早传世作品《山水扇》算起,至雍正王蓍74岁作《松鹿图》轴止,前后134年所有有成就的文人画家、院体画家、民间画家魏之克、朱翰之、姚允在、邹典、石谿、程正揆、张昆仲、张怡、胡宗仁、胡宗智、胡玉昆、胡士昆、杨文骢、陈舒、陈丹衷、高阜、王著、王臬,连同“金陵八家”19人,凡50余位画家,不管各种不同风格、不同传承关系如何,只要活动于南京的画家,统统属于“金陵画派”,并仍然保留“龚贤画祖、开派大师”的资格。

  所以在展览的开篇,中国美术馆首先为我们展示了“金陵画派的先驱”魏之璜、魏之克兄弟的扇画。

  而与他们同时代的金陵,还有许多吴派、松江派、浙派(武林派)、新安派的画家,他们作为金陵画派的先声,对本地艺术家的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  其中对文人画家群体影响最大的当属董其昌,松江华亭人,著名书画家,明朝后期为官南京,半官半隐,成为十七世纪初文人逸士的典型,为许多文人所效仿。董擅画山水,师法董源、巨然、黄公望、倪瓒,笔致清秀中和,恬静疏旷;用墨明洁隽朗,温敦淡荡,并提出“南北宗”论,影响深远。

  弘仁(款) 水墨山水 76cm×28.55cm 纸本水墨 清代 中国美术馆藏(邓拓捐赠)

  弘仁,清代著名画家。擅画山水,尤好绘黄山松石,为“新安画派”创始人。他的绘画初学黄公望,晚法倪瓒,因受国破家亡的影响,弘仁对倪瓒的作品情有独钟,许多作品均是对故国的眷怀。山水画之外,弘仁最爱画松树、梅花,松与梅冲寒傲雪,正是弘仁独立人格的自我写照。

  对于金陵画派的众多文人士大夫来说,弘仁在民族危难之时挺身而出,明亡后遁迹名山的做法可以说是文人的典范,对金陵画家的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。

  新安画派的另一位画家查士标,明末生员,家富收藏,故精鉴别,擅画山水,与孙逸、汪之瑞、僧弘仁等书画家一起被称为“新安四家”。他的作品主要有两种艺术风格,一种属于笔墨纵横、粗放豪逸一路,多以水墨云山为题材,师法米氏父子,又融合了董其昌的墨法,粗豪爽朗,此次展出的《云山图轴》就是此类代表。

  另一种笔墨尖峭,风格枯寂生涩,以仿倪瓒山水为主,此次展出的《暗泉声图轴》就属这一类,但与倪云林的画枯淡静柔不同,查士标用笔疏散淹润。

  蓝瑛,明代画家,钱塘人,是浙派后期代表画家之一,他工书善画,长于山水、竹石、梅兰、人物、花鸟等,尤以山水著名。其山水法宗宋元,又能自成一家,比较明显的特点是用笔有顿挫,以疏秀苍劲取胜,善写秋景。此次展出的《山庄秋色》就是其中的代表。蓝瑛的作品对明末清初影响很大,除了蓝氏子孙和其弟子外,陈洪绶以及金陵八家等人,也都受他的影响。

  胡宗信,南京人,胡宗仁弟,山水最秀润,笔肖其兄。此次展出的《秋林书屋图》,笔法秀劲老练,变化多端,设色清丽,是画家的用心之作。

  杨文驄(款) 悬崖观瀑 133.5cm×42.5cm 纸本设色 明代 中国美术馆藏(邓拓捐赠)

  杨文骢,贵州人,明代画家,流寓金陵,为“画中九友”之一。董其昌认为其作品“有宋人之骨力去其结,有元人之风雅去其佻,出入巨然、惠崇之间。”画法上,杨文骢主张师法造化,重视行路、写生,反对一味摹古,主张多师,打破流派门户之限。这些艺术思想对金陵画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。

  正是因为有了董其昌、弘仁、蓝瑛、魏之璜等人的奠基,之后才有“金陵八家”的出现、发展并达到顶峰。展览第二部分“金陵八家”,展示了金陵画坛主要人物如张修、谢成、叶欣、樊沂、樊圻、吴宏、高岑、胡慥、谢荪、邹喆、陈卓、盛丹、蔡泽等人的代表作品,揭示了十七世纪中后期金陵绘画的主流审美趣味。

  高岑,杭州人,居江宁,工山水、花卉。他的绘画初学七处和尚,后形成自己独立的风格,高岑的艺术成就,在“金陵八家”中有人称之为第二家,仅次于龚贤。从此次展览中的几件高岑的作品,就可以看出他在绘画艺术上的多元风貌。如《秋山万木图》,整个画面虚中有实,体现出他在写景存真和艺术创作的功力。

  此外,他的扇面小品也很精彩,画面的布局稳厚大气,笔墨密而不腻,对山石和树木的刻画生动传神,有南宋院画的遗韵。

  樊圻 山径骑驴图 169cm×48.5cm 绢本设色 明代 中国美术馆藏(邓拓捐赠)

  樊圻,江宁人,以山水创作为主,师法董、巨及宋元诸家,间作花卉、人物。作品用笔工细,皴法细密,画风清雅。此次展出的《春山策杖图》是他晚年的山水力作。这是一幅绘制在金笺之上的作品,需要指出的是,用金笺画扇面是从明代中期开始的,到晚明则开始有用大幅金笺来作画。“金陵八家”很多人都喜欢用金笺作画,这可能与他们要用作品布置庭堂或制作折扇有关。

  《春山策杖图》构图简单,近景的平坡之上有几棵老柳树,一位高士策杖而过,回首望着远方;中景山峦开合处,有一脉清泉流过。整幅画面中,樊圻虽用院派粗笔简墨作画,但却将家乡的山水、树石描画得细致入微,极具写实效果。

  山水画外,樊圻还创作了许多园林小景册页,画幅虽小,却非常精彩,这应该与他的职业有关,作为一位职业画家,樊圻因生活所迫,终身在笔墨中讨生活,所以他的作品一定程度上也会考虑市场需求。

  金陵八家中还有一位为大家所熟知的是吴宏,他原籍是江西人,后来客居金陵。他也是以山水创作为主,并且也有宋元诸家入手,且画风与樊圻较近,但是他的用笔较之樊圻更显凌厉。南京博物院藏的《柘溪草堂图》是吴宏的一幅杰作,是对柘溪草堂的写生之作,与同时期许多文人画家通过想像和自我再创造的雅集图有所区别。

  邹喆本是苏州人,后随其父客寓金陵。画学其父,擅山水和花卉, 笔意刚劲凝练,色彩淡雅秀丽。此次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南京博物院藏的《云峦水村图》和《山川小景图》,这些作品均是邹喆对真实景物的描绘之作,这也是“金陵画派”在清初画坛的典型风格。

  叶欣,上海松江人,寓金陵。擅长山水,师从明末姚允在,作品用笔轻细,着色淡雅此次展出的南京博物院藏《山水》扇面,叶欣借用元代黄公望的长披麻皴和拱石来表现江南山水,这与“金陵八家”中的其他诸家,在艺术风格上有一定区别。

  “金陵画派”除了职业画家外,还有一部分对满清统治心怀不满的文人士大夫,他们渴望恢复明王朝的统治,在这种情况下,出现了一批不愿与朝廷合作,隐居山林之中的“遗民士人”。“金陵画派”中的代表人物七处、程正揆、程邃、胡玉昆、张风、髡残、龚贤、吕潜、石涛等人就是其中的代表,他们身上或者骨子里都多多少少的带有“遗民”色彩。他们多没有在仕途上谋求生机,而只是遁隐山林,醉心于绘画,以此来缅怀逝去的“故国”, 排解心中亡国后的悲伤情怀。所以他们的作品大多追求一种特殊的复古倾向,清新静谧、不染世尘。

  其中龚贤作为“金陵八家”之首,他的作品代表了当时金陵画坛的最高成就和主导方向。龚贤最擅长山水画,他师从宋元诸家,提倡写生,并一改自董其昌以来的陈腐之气,注重描绘真实的秀润山川。作品内容多取材于南京当地的风光或是游历所见,大多描述的都是真实景致。

  笔法上他喜欢墨色的变化来表现远近、明暗,其中“积墨法”是他最常用的,这类作品细密繁厚而 不失灵动,墨色浑厚而不呆滞,后世多统称这一类作品为“黑龚”。 此次展出的《夏山过雨图》就是龚贤作品的典型代表,明显的细碎点皴加上层层晕染,形成了清新静谧的气质,具有一种静谧之美,丝毫感觉不到人间烟火气。

  石涛,俗姓朱,明藩靖江王朱守谦后裔,朱亨嘉子。1645年后削发为僧。擅花卉、蔬果、兰竹,兼工人物,尤善山水。其画力主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,一反当时仿古之风,作品构图新奇,笔墨雄健纵姿,淋漓酣畅,独具一格。与弘仁、髡残、朱耷合称“清四僧”。此次展出的《灵谷探幽图》中,石涛以干湿浓淡的水墨写竹梅二君于风中飘扬舞动的情形,画面简洁明快。此外,由于是从写生中得来,给人以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  清 髡残 松岩楼阁图轴 纸本设色 41.6cm X30.3cm南京博物院藏

  髡残,清画家。本姓刘,出家为僧后名髡残。好游名山大川,后寓南京报恩寺,与程正揆交往密切。善画山水,亦工人物、花卉。山水画主要继承元四家传统,尤其得力于王蒙、黄公望,此外董其昌、文徵明也对其有所影响。他喜用渴笔、秃毫,苍劲凝重,干而不枯,画面雄浑壮阔、酣畅淋漓。此次展出的《松岩楼阁图轴》,笔墨流畅、山峦浑厚、气韵生动,是一幅意境独造的山水力作。

  吕潜,明崇祯进士,明亡后选择了不与清朝统治者合作的态度,走上了隐逸之路,常以诗画自娱。绘画方面,因常与龚贤交往,所以深受龚贤的影响,作品强调抒情,笔墨讲求情趣,注重画面意境,希望通过作品抒发画家个人的思想感情。

  程正揆,明末清初画家,书法家。工诗文书画,擅山水。程氏画风,初得益于董其昌的指点传授,后又上溯元代黄公望、倪瓒,笔墨枯劲,设色浓湛,结构随意自然。此次展出的《山居图》是程正揆感慨乱世而沉浸于笔墨,寻求精神寄托的作品,描绘了他所居住的山脚下的景色,同时也是艺术家明洁晶莹的精神世界的体现。

  清 张风 桐荫把卷图折扇面册页 金笺纸墨笔16.5cm X49.5cm 南京博物院藏

  张风,江苏南京人,崇祯诸生,明亡后性格幽僻,独自往来,不与上层人接触,善画,山水精妙,人物花草亦恬静闲适,神韵悠然。此次展出的“桐荫把卷图折扇面册页”,描绘了一高士,正坐在梧桐树下的石头上沉思,笔法纤细,颇为秀雅。

  这件作品以一个孤傲独立的人物为中心,为懒云造像。画中,懒云身着道服,微微侧身,拱手作揖,双目前视,一派孤傲清高之态。人物造型凝炼,线条挺劲,生动刻画出人物不愿随波逐流的内心情感。

  清 僧七处 山水图折扇面页 金笺纸设色 17.3 cm X53.5cm 南京博物院藏

  胡玉昆,江宁人,明末清初画家。此次展出的《山水图册》,多为他写生或根据记忆绘制而成,完全从生活中提炼概括而来,形式多样,情感丰富,给人面目一新、清劲文雅之感。

  胡士昆,明末清初画家,胡玉昆的弟弟,善画山水,尤擅画兰。此次展出的《兰石图卷》,兰花潇洒舒展,穿插有致,并融入了书法笔意,生动再现了兰草的质感和风韵。

  晚明清初,市民生活发达,声色犬马,文人名士狎妓之风盛行,十里秦淮成为旧院别馆林立之地,由此催生了诗文、书画、曲艺相结合的青楼文化,涌现了一批能诗善画的名妓,譬如顾眉、董白、卞赛、李香君、寇湄、马守真、柳如是、陈圆圆等“秦淮八艳”。她们才貌双绝,与名士交往,画艺精进,并参与到文人的唱和之中,成为明末清初繁荣的消费文化的象征。对她们来说,绘画既是用以谋生、竞争的手段,又是借以消除内心积虑的工具。

  《吹箫仕女图》明 薛素素 绢本水墨 纵63.3厘米 横24.4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

  《花蝶扇面页》明 薛素素 绢本水墨 纵18.3厘米 横49.3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《吹箫仕女图》是金陵名妓薛素素仅存的一幅人物画,图中绘制了一清瘦亮丽的仕女正吹箫自娱,作品用笔严谨,画面格调宁静优雅,不失为一幅水墨仕女画精品。这幅作品是薛素素嫁给家中富有书画收藏的文士沉德符后的创作。在此之前,她多作花卉、山水,其目的是以画会友、以画参与文人雅集,嫁人之后,她的绘画旨趣发生了变化,开始转变到闺阁画家以画消磨时光、自娱自乐上来。此次展出的《花蝶扇面页》是她的花卉代表。

  清 顾媚 《花柳图》纸本设色 纵111厘米 横47.5厘米 邓拓捐赠 中国美术馆藏

  清 张溥东 摹顾横波小像卷(局部) 纸本设色 纵25厘米 横149.4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

  顾媚,又名顾眉,号横波,是“秦淮八艳”中地位最显赫的一位,脱籍从良后,生活也最为美满。她通晓文史,工于诗画,所绘山水天然秀绝,尤其善画兰花。此次展出的《花柳图》就是代表。此外,展览还展出了一幅《摹顾横波小像卷》,这是清末学者、藏书家许增请画工张溥东临摹女画家金礼嬴的画作。

  清 周序 董小宛像轴 纸本设色 纵93厘米 横35.2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

  董小宛,“秦淮八艳”之一,江南一带高级会所的交际花,某次,与明末四公子、文学家书法家冒襄相遇,两人一见倾心,经过努力,她脱籍正名,最终成为冒襄的庞姬,进入到文人家庭,并开始文雅优越的艺术生活。有关他们的故事流传甚广,而董小宛也成为美人的蓝本,成为画家再三描摹的对象。周序,清道光年间画家,善山水花鸟。

  清 顾大昌 《柳如是小像卷》纸本设色纵25.8厘米 横18.8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

  在“秦淮八艳”中,后世画像为数最多、传播最广、题咏最繁的当属柳如是。作为“秦淮八艳”之首,柳如是与其它名妓不同,她通诗书,晓韵律,非名士不交,后嫁给晚明文士钱谦益,世间又以其学问见识称她作柳儒士。

  现存柳如是的画像,大致可分为四类:一为整身坐像,二为圆月形半身像,三为半身道装小像,四为儒生冠服小像。其中表现最多也最为特别的是身着儒生冠服、男装扮相的柳如是像。此次展出的晚清画家顾大昌的《柳如是小像》即是如此。画像不设背景,仅以圆形为框。柳如是头戴黑色头巾,身着蓝色长袍,作男装打扮,双手掬于胸前。只不过其面容依然俊秀,柳叶弯眉,细长凤眼,朱唇小口。脸庞微呈斜侧,眼神望向画外。

  十七世纪末,金陵画坛颓势已现。明末清初金陵画家们的弟子或再传弟子虽然秉承家法,但大多亦步亦趋,其画学枯萎,画路窄贫,画风纤靡。而画面气格日渐卑弱,笔墨亦日渐疲软,结构缺乏变化,有成绩者可谓乏善可陈,高荫(高岑子)、高遇(高岑侄)、何亢宗(高岑徒)、邹坤(邹喆子)、樊云(樊圻子)、郑淮(樊圻徒)、胡濂(胡慥子)、陆逵(胡慥徒)、龚柱(龚贤子)、宗言(龚贤徒)等人,传移摹写,一切都在规矩之中。除金陵八家弟子外,柳堉、周璕等人独辟蹊径,跃出八家之囿。

  清 周璕关羽读春秋图 绢本设色 188cm X93.4cm邓拓捐赠 中国美术馆藏

  周璕,金陵人,工人物、花卉、龙马,其作品独出己见,不肯剿袭前人一语。此次展出的《腾龙图轴》《关羽读春秋图》就是其中的代表。

  清 樊云 米家山水图扇页 纸本墨笔 16.2cm X48.4cm南京博物院藏

  樊云,樊圻子,善画。此次展出的《米家山水图扇页》是他仿米氏云山的小品,笔墨清润明净,意境幽静寂远。

  宗言,金陵人,约活动于顺治、康熙年间,山水师龚贤,常为龚贤代笔。此次展出的《溪桥茆亭图轴》有龚贤遗风,作品笔墨雄浑健拔,苍润秀整。

  清武丹 九峰三泖图通景屏 绢本设色 167.3cm X618cm南京博物院藏

  武丹,金陵人,山水用笔工细,画风清丽功整,调色淡雅。此次展出的《山水图轴》,用笔紧劲绵密,用墨沉郁浑厚。此外,《九峰三泖图通景屏》中,武丹用远距离俯视的角度再现了避暑圣地九峰三泖的景色,气魄雄大,境象恢宏壮阔。

  结语:纵观此次展览的作品,它们“都有一种清新静谧的气质,不染世尘,画面中表现出落寞孤寂、清冷高雅,有很高的艺术感染力。他们取法五代、两宋时期的传统,以金陵的某些实景为基础,着意诗化处理,笔墨精致细腻,成为明末清初金陵地区绘画的主流审美。在画法上则善于从生活经历和山水实景中领悟创作的手法,写实性较强。”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评价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