竟陵王之乱概述说:沿着长江的是兄弟三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竟陵王之乱概述说:沿着长江的是兄弟三人

发布时间:2019-03-11 20:33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侯景在长江下游勉强站稳脚跟,可是地盘很……

  侯景在长江下游勉强站稳脚跟,可是地盘很小。长江上、中游没人理他,几个龙子、龙孙正抢着当“老大”,大家都是有背景的人,谁买谁的账呢。不过光凭嘴皮子吵架都是怂蛋,最终要比谁实力强。其中一个人是“猛男”,他就是梁武帝萧衍的第7个儿子萧绎,“半老徐娘”的老公。

  长江上、中游乱成一团麻,全部说出来让人头脑子发胀。只说其中重要的5个,以“主角”萧绎为中心,东西南北各说一个“配角”。

  中间:荆州(政治中心在江陵,今湖北荆州江陵县),刺史为“老七”湘东王萧绎。

  南面是湘州(政治中心在今湖南长沙),刺史为萧统的第二个儿子河东王萧誉,因为辈份比萧绎低,称为他“大侄子”。

  北面是雍州(政治中心在今湖北襄阳),刺史是萧统的第三个儿子岳阳王萧詧,称他为“小侄子”。

  概括说:沿着长江的是兄弟三人,是梁武帝的儿子,自然有资格做皇帝;但南、北各一个,是太子萧统的儿子,条件也不差。

  “主角”萧绎把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,梁武帝死了不久,他制定的长远目标是:把东西南北四个“绊脚石”统统消灭,最后赶跑侯景,一统南方,即位称帝。

  战前占领舆论制高点:他自称收到了梁武帝临死前写的一封密诏,封他为侍中、司徒、假黄钺(代表皇帝行使征伐之权)、都督中外诸军事(全国军队一把手)等。含义:他才是正宗的接班人,建康城内的萧纲是侯景立的,属于冒牌货。

  萧绎派人带信给长沙的萧誉:国家有难,我准备带兵东下,讨伐逆贼,现在需要你配合我,提供军队、粮食。

  两个人在行政上来说是平级,但是荆州、湘州同属一个“大军区”,“司令员”是萧绎,所以萧绎征兵是名正言顺。

  看到“大侄”这么蛮横,废话不要多说了,直接收拾他。萧绎派出手下两员大将:王僧辩、鲍泉。

  王僧辩出身于显赫大族太原王氏,跟着父亲一起投降了梁朝。担任萧绎的参军有20多年,是萧绎的第一心腹爱将。救援建康失败后,被侯景放回荆州任竟陵太守。

  王僧辩说:对付萧誉,至少要1万精兵。我可以把竟陵郡的精锐部队调过来,到时再出发不迟。

  萧绎大骂:萧誉算什么东西,把你吓成这样。你故意拖延时间,违抗军令,是和萧誉暗中勾结了吗?

  王僧辩还在据理力争。萧绎抽出宝剑,直戳向王僧辩,正中左大腿,鲜血直流。王僧辩没想到“老板”突然发疯,来不及躲避,当场昏倒在地上。过了好久,缓缓苏醒,发现自己被关在了大牢。

  王僧辩的母亲光着双脚,在萧绎面前哭着谢罪。萧绎才慢慢平静下来,赏赐给她特效药,让王僧辩保住了性命。

  鲍泉一个人率兵南下,把长沙城团团围住,却久攻不下。萧誉暗中派人向江北的三弟萧詧求助。在襄阳的“小侄子”萧詧也看不惯自傲自大的叔叔,心想:我是太子萧统的儿子,更正宗的皇帝侯补,你只能算是“旁支”,凭什么嚣张?

  萧詧带着2万人直扑江陵,萧绎一听晕了,城内无出色将领,怎么办呢?情急之下,派人把牢中的王僧辩放了出来,让他临时担任军事统帅,对付萧詧。

  王僧辩迅速组织防守,萧詧发动强攻一无所获。老天也帮了萧绎的大忙,天降大雨,地面积水四尺,萧詧的军营泡在水中。王僧辩又派人偷偷到萧詧军中游说,成功说服两名大将倒戈,萧詧猝不及防,连夜逃回襄阳。

  王僧辩腾出手来进攻长沙,半年后,“大侄子”萧誉被捕,他苦苦哀求:如果能见到七叔一面,死而无憾。

  七叔没有耐心,下令就地处决。王僧辩带兵顺流而下,在郢州的“老六”萧纶吓得逃往北方,被西魏大将杨忠捕获,不久被杀。

  萧绎大军顺风顺水,继续东下。侯景娶了溧阳公主后,迷恋她的美色,经常躲在后宫。听说敌人居然敢主动进攻,勃然大怒,强打精神,带兵西上,在江夏(今湖北武昌)取得大胜,双方在巴陵(今湖南岳阳)相遇。侯景的水军号称20万,旌旗千里,这样壮观的水军南朝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。

  侯景另派大将任约率军直扑江陵,自己率领主力,进攻巴陵,准备把萧绎的势力一锅端了。

  侯景的军队登上长江南岸,来到巴陵城下,看整个城池静悄悄的,看不到什么守兵,侯景下令全面进攻。就在叛军要爬到城头上时,城中突然杀声四起,冒出无数的人头,箭如雨下,侯景军转眼死了一大片。

  他不顺利,进攻江陵的任约也遇到了麻烦。萧绎派出的另外两员大将是胡僧祐、陆法和。

  胡僧祐抱着必死决心,临行前,对儿子说:你把屋子开两个大门,一个漆成红色,一个漆成白色。如果我战胜敌人,你们以后就从红门进出,如果我战死沙场,你们就从白门进出。

  陆法和,长期隐居在江陵百里洲,生活与僧人一样,是当时的一位奇人,流传的故事不知道真真假假。

  陆法和说:现在去没有用,等到时机成熟了,他自然会败。此时,他带着800名弟子来找萧绎,请求讨伐叛军。

  他和胡僧祐合兵一处,在赤沙湖(今湖南南县附过)和任约军相遇,陆法和军本来是逆风行驶,任约军投掷火炬,陆法和手拿着白羽扇,挥舞两下,风向立即改变了,大火烧向叛军。

  任约的士兵们看傻了,大败而逃,全军覆没。任约被抓后,以为必死无疑,陆法和说:施主有福相,你和湘东王有缘,不用担心,你说不定将来还会帮助他呢。

  萧绎见到任约后,果然没有杀他,只是关进大牢。侯景听到任约大败,全面崩溃,只带着几千人仓皇逃跑。侯景开始断崖式下滑,从南方又来了个人,给了他致命一刀。 扬子晚报记者 杨民仆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